躺平主義:爭取「唞一唞」的權利

「哪怕給標籤懶惰廢青 / 也要守好心那份潔凈 / 沒按你的綱領 太不尊敬⋯⋯不打擾你的富足美景 / 請你都不要干涉這種低慾望社會烏蠅」
陳蕾新歌《下流社會》唱出了你的心聲嗎?
正如日本社會學家三浦展在同名專著中所述,社會貧富差距日趨兩極,中產階級多數向下流動。青年人不管多努力都難以獲得成功,而放棄力爭上流選擇「躺平」的年輕人卻被冠以「厭世」、「灰頹」、「耍廢」、「懶惰」等標籤。
有人認為躺平不思進取,逃避現實;有人認為躺平是消極抵抗,無法改變現狀;有人感嘆躺平意味著沒有收入,是有閒有錢者才可以享受的特權。
「躺平」總是不像「立正」那麼理直氣壯。主流價值觀推崇向上流動的物質生活,賺錢、買房、結婚、消費才是正經事,做正經事的人才是站著的正常人。
然而,如果將整個世界旋轉90度,躺平的人何嘗不是以另一種方式站著生活?
🧶「躺平即正義」 🧶
2021年4月,一篇名為《躺平即正義》的貼文廣為流傳,文中提到人不必為同輩與長輩的思維定勢所綁架,應該像先哲第歐根尼一樣在木桶裡曬太陽,躺著思考自我的主體性。「只有躺平,人才是萬物的尺度。」
作者駱華忠生活在內地杭州建德市,曾是一名輪胎廠的工人,從職業高中輟學後當過工廠質檢員、保安,發表貼文時已「躺平」兩年多,沒有做任何全職工作,過著低消費但隨心所欲的生活。有時他會在網上分享自己去影視城做群眾演員扮演屍體的生活,按日領薪。
對駱華忠來說,寫《躺平》一文不是想提出理論的探討,而是想從底層人士的視角出發,作出感性的表達。他認為在現在這個等級森嚴的尊卑社會體系,底層只能不斷接受精英的說教和批評,主流社會充斥著崇尚成功和奮鬥的一元價值論,不一樣的多元思想和聲音幾乎無法被聽見。
「慢慢生活,自由思考」,這才是駱華忠想要的躺平方式,緊繃的世界一點都不美好。
🧶人生選項 🧶
「躺平」是有特權的人才能享受嗎?很多人都忽視了「躺平」的傳播恰恰起源於像駱華忠這樣的底層男性工人。
有份參與寫作《躺平主義者宣言》的小尼覺得,不了解「躺平」就用三言兩語下定論很不公平。當下勞動者的處境已經如此糟糕,打工人背負著高物價與高生活壓力,在流水線或格子間異化勞動,向上流通的渠道被堵死,再努力賺錢也不過是被利用成為大財團的電池。
勞動已經不再光榮,反而成為了目的,人的閒暇時間都被剝奪,甚至休息也是為了更好地工作。可是,人的一生是否可以有不只一個目的,甚至可以沒有目的呢?
小尼認為,「躺平主義」爭取的是意志的自由,不僅不是消極抵抗,反而是積極且激進的。如《躺平主義者宣言》所寫,「躺平主義者要求獲得對過去無底線透支的補償。」一種途徑是個人通过最低的消费和最少的勞動來延續生存,另一種則要求整個社會對時間和空間的重新分配。
個人的作戰是孤獨的,小尼想通過《宣言》讓脫離了主流軌道的人能看見彼此,大家一起躺平,一起抵抗。
🧶另類生活社群 🧶
躺平可以是另類生活選擇。
小尼在內地河北一個小村子裏租了一個房子,閒暇時間種菜養狗,欣賞傍晚的火燒雲。駱華忠也在村子裡生活,養雞養鴨,時不時爬山、游泳和讀書。在香港的80後情侶三秒和小燕居住在大嶼山大澳偏僻的村莊裏,每日生活開銷只有港幣30元, 自己劈木、起屋、划船過海,沒有冷氣沒有電視,冬天靠燒柴取暖。
躺平可以不是孤立的生活方式。
逃離都市遠離超市便利店,村莊生活並不是想象中的田園風光,日常生活還有很多需要安排處理的。「只有一個人是很難躺得很平的」在小尼的躺平村常常有朋友找他合住,「比方說,一個人租房很貴,多一個人立刻就分攤了一半。」建立社群對小尼來說十分重要。
探索和連結所在的社區也很重要。三秒和小燕在大澳生活不是避世隱居,他們成立「大嶼文化工作室」,召集大嶼山的街坊一起划獨木舟、淨灘,通過日常生活融入、甚至共同重塑大嶼山這個海和人的社區。
當然,暫時無法離開都市也無妨,諸如合作社、社區經濟、城市共享的種種實踐,都像「躺平」初衷一樣,想要在資本主義與個人主義之外,尋求不一樣的、屬於社群和社區的生存方式。
也許你不認同「躺平」,但在這密不透風的灼熱空氣裏,能否尊重和包容他人爭取「唞一口氣」的權利?
Back to blog

Leave a comment

Please note, comments need to be approved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