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Commons不是夢】Brightly.coop:三千名清潔女工重新定義「共享經濟」

各地的清潔女工分別處於基層勞工和性別等因素導致的長期弱勢,面對這個結構大難題,如何突破?今日我們看看清潔女工共建的合作社Brightly.coop 如何善用網上平台逆轉經濟弱勢,也許能夠有所啟發。
——————
2003年,當多明格斯(CIRENIA DOMINGUEZ)從墨西哥來到紐約,她想的是,能否多打掃幾戶人家,為孩子的教育多掙一些錢。十五年後,在個人民主論壇的台上,她分享了經濟弱勢者怎麼善用科技和平台經濟逆轉生活。
.
多明格斯是一位來自墨西哥的母親,現職為專業的清潔工,她所在的Brightly.coop 是一個結合開源共享平台技術的合作社,每一個清潔工都是會員、都是股東,她們靠著開源軟體Up&Go的幫助,打造自己的數位平台,消費者可以透過平台直接僱用他們的清潔服務。
.
2016年,Brightly.coop 展開與 Up&Go 平台的合作,介面的設計以增加信任為目標,消費者直接了解每一個清潔服務的提供者,和他們互動,「在這個時代,人們沒有看到你的社交檔案,很難相信你,很難讓你進到他們家裡面去打掃。」Brightly.coop會員多明格斯說。雖然一樣掛著共享經濟之名,但在 Up&Go 的平台上,一切都以第一線勞動者的需求為出發,因為,他們正是這平台的擁有者。
分潤機制上也有不同。每一筆消費,平台只收 5%,其中 2% 作為平台維護營運的成本,3% 回到合作社,剩下,全都歸勞動者所有。
.
「雖然我們的定價比其他清潔公司稍微高了一些,但(一年來)我們發現,人們在我們這邊消費是開心的,」多明格斯說。在她們進入市場之前,消費者面對清潔服務平台,每筆消費收取 20% 到 50% 的抽傭,有的採取個案外包的方式,在預定之前,看不見清潔工、無法保證得到的服務是什麼,甚至,大部分人必須靠著朋友打聽,靠口耳相傳,才能找到足以信任的清潔服務。
.
但在 Up&Go 上,因為勞動者就是平台的擁有者,他們想的不是一次性的生意,而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建立,於是定價透明、服務細項清楚列出,消費者在消費發生前,就能看得見自己的付出將得到什麼,能改變什麼。
.
在 Up&Go 平台上的三千個清潔工,平均時薪比市場行情多出 5 美元,若與他們加入合作社前的收入相比,則多出 10 美元。
.
「我們還採取環境友善的清潔方式,也把消費者的身體健康都想好了,」多明格斯說。她談起清潔服務時,就像任何一個專業工作者談起自身的事業那樣,「我們以自己的專業和得到的信任為榮,顧客看待我們就像看待專業的電子技工、髮型師一樣。」
.
讓消費者得到在地、可信賴、對社會有幫助的服務,讓勞動者得到自我認同、該有的權益,以及在經濟弱勢族群中建立起組織、發聲權,這就是平台合作社主義(Platform Cooperativism)的宗旨。
——————
*本文出自"g0v.news" / 原文作者:劉致昕
本文章授權條款為以下:
文章發佈 48 小時內,採創用 CC BY-NC-ND (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) 3.0 台灣。
文章發佈 48 小時後,採創用 CC BY (姓名標示) 3.0 台灣。
返回網誌

發表留言

請注意,留言須先通過審核才能發佈。